空间设计_头像大全_壁纸设计_空间代码

  • 400-800-1234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6|回复: 0

央行详解:去年金融数据为何整体向好?是否有降准降息空间?

[复制链接]

411

主题

411

帖子

12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79
发表于 2020-3-7 20: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关负责人在最新的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对市场关注的热点问题一一详解。
  2019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6.81万亿元,同比多增6439亿元,2019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5.58万亿元,比上年多3.08万亿元。截至去年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98.65万亿元,同比增长8.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5个和0.6个百分点。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从去年12月份数据来看,金融数据整体向好,结构在优化,企业中长期贷款企稳回升,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增速在持续加快,整个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在不断增强,资管新规配套制度体系逐渐完善。
  对于M2增速回升,阮健弘表示,这是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逆周期调控,政策针对性和实效性效果明显体现的结果。
  她表示,2019年人民会同相关金融管理部门,适时运用多种政策工具,在丰富补充资本金的资金来源方面,做了很多工作,适时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提升了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推动了M2增速的企稳回升。M2增速的回升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银行贷款保持较快增长,二是银行债券融资持续保持较快增长,较好支持了政府和企业债券发行,三是商业银行以股权投资的形式对非银行金融机构融出的资金规模降幅在收窄,2019年末下降6.4%,比上年同期收窄3.4个百分点。
  阮健弘同时表示, M1保持平稳增长,总体看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2019年末超储率2.4%,货币派生能力较强,货币乘数处于6.13的较高水平。
  2019年12月全国CPI同比增长4.5%,对此,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去年12月CPI增长主要是受猪肉价格较快上涨拉动,随着各部门先后出台措施,CPI连续上升的势头已经有所放缓,同时各方面采取各种方式引导预期,也保持了通胀预期的平稳,防止通胀预期发散。
  2020年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灵活适度,注重内外的平衡,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增长相适应。
  去年8月人民币汇率贬值破“7”是受市场力量推动,随后在去年11月、12月两次反向破7,孙国峰表示,浮动弹性明显增强,事实上观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波动率,去年一年已经达到4%左右。 这一波动率水平与国际主要货币波动率水平基本相当,发挥了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在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并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后,孙国峰表示,当前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背景下,维持一定的存款准备金水平是必要的,从国际国内综合来看,目前我国的法定准备金率处于适度的水平,根据宏观调控的需要,进一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也存在一定的空间,但这个空间是有限的。
  在被问及2019年降准力度时,他表示,不能简单的比较过去两年的降准力度,货币政策操作的力度是根据国内外的宏观经济形势进行调节的,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强调,要科学稳健把握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度,这个度如何把握,就体现在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
  孙国峰表示,观察讨论所谓的降息问题,还是看贷款的实际利率,利率水平是明显下降的,特别是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明显下降,去年前11个月五家大型银行新发放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平均是4.73%,比2018年平均水平下降0.7个百分点,再加上其他费用的节约,小微企业平均综合融资成本下降超过1个百分点。
  在被问及现在降息是降什么时,孙国峰表示,这涉及到基准利率,贷款利率在LPR改革后主要是市场来决定,而存款基准利率还将长期保留,作为我国利率体系压舱石的作用还要发挥,未来央行将根据国务院的部署,综合考虑有基本面的情况,适时适度进行调整。
  在去年9月将“交易所企业资产支持证券”纳入“企业债券”指标后,央行从2019年12月起进一步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将“国债”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与原有“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合并为“政府债券”指标。
  对于上述调整,阮健弘表示,这一调整除了统计实践外,也有利于政策的制定和实施。
  本次调整后,社会融资规模这一指标现在既能反映货币政策,也能反映财政政策,出于配合需要,客观上也需要一个指标能够综合的反映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能够影响的信用总量的规模,把政府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可以更好的支持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
  谈及口径修订后社会融资规模数据的稳定性,阮健弘表示,把国债和地方债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以后,总体保持了稳定。
  2019年全年,阮健弘透露,去年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创下2012年以来最高水平,2019年末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14.9%,比上年末高4.4个百分点,全年新增是5021亿元,同比多增1804亿元,其中高技术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40.9%,比上年末高7.8个百分点。
  在基础设施行业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创下2018年6月以来新高,2019年末基础设施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10.1%,比上年末高1.4个百分点。
  此外,不含房地产的服务业中长期贷款增速提升,2019年末,不含的服务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6%,比上年末高4.2个百分点,为2018年4月以来最高增速,全年不含的服务业中长期贷款新增3.31万亿元,同比多增1.18万亿元。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这只网红股上演天地板!瞬间蒸发49亿 机构8000万逆势建仓!玩啥套路?
  跑赢全球股市 创业板变身最牛资产!资金狂潮继续 为何A股成“避风港”?
  口罩材料供不应求!价格暴涨超10倍,概念股稀缺,龙头逆袭成大黑马(附名单)
  李迅雷今天演讲:今年降准降息大背景让人想到2015上半年,但不要期望再来一轮基建、房地产刺激经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